你能堅持多久不看手機?

作者: 時間:2017-09-08 點擊數:

“為什么你還沒有放下手機,去完成那份非常復雜的作業?”

你能堅持多久不看自己的手機?在你明明有許多任務需要完成的時候,你會忍不住不停地查看自己的微信嗎?如果因為一些需要,在幾個小時內不允許你打開自己的手機,你會感到坐立不安嗎?

也許你的答案是“是”。的確,在一些復雜繁瑣的工作令你感到手足無措時,微博突然彈出的搞笑視頻小推送似乎頓時有了無法抵抗的魅力。你會放下工作,點開視頻,享受這愉快的“輕松一刻”。

只要你需要,移動設備隨時都可以為你提供這種迅速而即時的快樂,然而,這是否會對我們的生活方式和心理健康造成影響呢?有一些理論認為,正是由于各式各樣數字技術的涌現,導致了信息時代青少年習慣于即時的滿足,失去了長遠規劃的能力。

近期發表在Psychonomic Bulletin & Review的一項研究為這種擔憂提供了證據。研究者考察了個體的移動設備依賴程度與其延遲滿足能力、沖動控制能力和獎賞敏感性之間的相關關系。結果表明,對手機依賴的程度與延遲滿足能力、沖動控制能力均呈負相關,與獎賞敏感性無關。

也就是說,個體越依賴手機,他們的延遲滿足能力和沖動控制能力越差。

延遲滿足(delay of gratification),專指個體甘愿為更有價值的長遠結果而放棄即時滿足的抉擇取向,屬于自我控制的一種,是心理成熟的重要表現之一。關于延遲滿足最為著名的一個研究就是Walter Mischel在1968年進行的棉花糖實驗。在實驗中,研究者給了每個參與實驗的孩子一塊棉花糖,并告訴他們:他們可以選擇現在就吃掉這塊棉花糖,也可以選擇等待15分鐘,然后就可以得到兩塊糖。追蹤研究的結果表明:能夠在棉花糖實驗里堅持15分鐘的兒童在青少年時期有著更好的學業成績,在未來也有更高的成就。之后研究者又進一步提出了“學業延遲滿足”的概念,也就是“學生為了追求更有價值的長遠學習目標而推遲即時滿足沖動的機會的傾向”。這種學業延遲滿足的傾向與學生對學業的自信程度、學習策略的應用都有著顯著的相關關系。

其實,我們不難想象這種延遲滿足的能力是如何對個人和社會的發展造成影響的:那些能夠拒絕誘惑、對未來有所期待的學生一般都能潛心學習成為學霸。正因為我們的祖先在得到本可以直接食用的谷物與糧食時,沒有選擇簡單粗暴地將它們吃掉,而是播種與等待,才換取了季后更豐盛的收成,使得人類文明得以進化。

在棉花糖實驗中,一塊糖和兩塊糖之間的抉擇往往被稱為“跨期選擇(intertemporal choice)”,是一種對未來不同時間點上的結果做出選擇的決策過程。在生活中我們常常面對著跨期選擇:是選擇當前的吸煙樂趣還是長久的健康改善;是選擇當下的大吃大喝的痛快還是選擇健康飲食習慣帶來的好處。除了心理學家,經濟學家也十分關注這一領域,蘇格蘭經濟學家Rae認為跨期決策會影響到一個國家的經濟發展和財富積累。國民越是著眼于未來,人均GDP越高,國家的經濟發展前景越好。

研究者通常使用跨期選擇中的延遲折扣任務(delay discounting task)來測查一個人的延遲滿足能力。比如給你下圖中的兩個選項,你會怎么選擇呢?

這類任務會要求被試在馬上得到一些錢和等待一段時間(一天到一年不等)之后得到更多錢的選項之間進行選擇。研究發現,手機依賴程度高的被試更加傾向于數量少、但不需要等待的報酬。這和我們在ddl面前的選擇有相似之處:我們寧愿一次又一次徒勞地刷新朋友圈,看幾個索然無味的笑話,也不愿鼓起勇氣面對那份磨人的作業,為爭取更高的分數做出努力。

研究者還使用了go-nogo范式和問卷分別測試了這些被試的沖動控制能力和獎賞敏感性,發現手機依賴程度高的人的沖動性也更高,但獎賞敏感性與他人并無差異。也就是說,獎賞(比如一個搞笑小視頻)對于手機依賴的用戶而言并不顯得更加吸引人,他們只是單純無法忍受等待,也無法在產生“看一下吧”的念頭之后控制住自己按下播放鍵的手。

但是,目前的研究并不能確定手機依賴與延遲滿足、沖動控制的能力之間的因果關系。也就是說:既可能是手機依賴對個體的這些能力產生了損傷;也可能是那些本來就傾向于即時性滿足、不容易控制住沖動行為的個體更容易產生對移動設備的依賴。

總而言之,請不要再把突然出現的微信消息當成逃避作業的信號,也不要再把微博和朋友圈當成隔離工作壓力的港灣。你比任何人都清楚:一味逃避只會讓任務越積越多。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堆積如山的ddl,祝你能專注于當下的學習與工作!

(轉自:)

版權所有:河南交通職業技術學院    |  豫ICP備05010102 南校區地址:河南省鄭州市航海中路165號        東校區地址:河南省鄭州市鄭東新區白沙職教園區文明路